四川快乐12技巧: 原创长篇连载:那一片绚烂的云彩 第48章 本是英雄

2019-3-12 19:27
3510
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
第48章 本是英雄
    
   送走了三师哥。
?;频肽钭沤裉斓耐涝兹挝?。
匆匆从街上走过,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住了。
“?;?,经过头都不抬一下哟?
还记得这小小的黑屋吧?”
是原来的邻里赵大娘。
   几年不见,赵大娘明显的老啦,斑白的头发也不梳,还是就那么用清水随便一抹,胡乱掖在头上……唯有那双眼睛依然亮晶晶的。
   “早听说你调到咱双石镇当官了。
管老百姓的吃喝了。
好呵!
老天有眼呵!
当年你一个人那么辛苦住在这儿。
还天天晚上读书。
我就说你将来有出息,看,这不是说准了么?”一旁的街坊都围了过来,像看稀奇一样围着赵大娘,听她摆过去的故事。
   ?;撇缓靡馑剂?。
又惦念着门市。
情急之下。
便牵着赵大娘的右手。
“大娘,我们再去看看?!?/div>
顺着那条熟悉幽暗的小巷。
踱了进去。
   黑幽幽的楼阁间还在,现在又重新成了房产公司一工区的材料间。材料间的门紧锁着,?;拼战虺?,里面伸手不见五指,只听见鼠们在里面窜动的吱吱声……
   千古江山,英雄无觅,孙仲谋处;歌台舞榭,风流总被,雨打风吹去;斜阳绿草,寻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,想当年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……
?;圃匍缦⒉喽?。
似乎听见了过去的岁月。
正向自己踏踏走来;
哦!
那孤独呼啸的风雪之夜。
那破哑辽远的敲锣之声……
   “赵妈,黑妹呢?”
那一大盅麻辣味特重的回锅肉,直到现在?;苹乖诨匚读??!八览?!八二年生孩子大出血,用了几千块钱,大人和孩子到底都没抢救回来,?!?/div>
   ?;普×?。
唇间骤然感到一股浓烈的苦味。
黑妹。
黑妹!
愿你安息!
赵大娘倒很开朗。
“人死不能复生,别说她哪;?;?,双石桥的居民不好管哩,一点不对就要骂人骂大街呵,你要注意啰,别得罪了他们,像以前那样害得你下放倒霉哟?!?/div>
?;聘屑さ奈兆≌源竽锏乃?。
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只是摇动。
摇动。
再摇动……
    出了幽黑的小巷,?;拼掖抑北纪涝壮?。
本来。
为保肉类的新鲜,公司业务科安排从每年二月开始,一般都是晚上七点钟开宰;进入六月天呢,则是深夜十二点过后开宰。
现在还是四月份。
可因为食品公司保市场供应任务重,宰量大。
业务科就统一安排。
提到下午五点开宰。
可是,现在怎么了?
屠宰场里静悄悄的。
怎么听不到往日那熟悉的喧动和声响?
    兵法日: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
    嗬,往日,只要到时间屠宰场烧烫池的抽风机一响,平日里只有猪们哼哼叽叽声和饲养员喝斥声的宰场,立马热闹起来。
宰场内。
屠宰工们或三三两两的换着衣服。
或慢腾腾的磨着已是飞快雪亮的杀猪刀。
咬着烟卷走来走的找工具的。
拎着长胶靴子起劲嚷嚷谁穿错了靴子的。
还有后勤的女工们围在一起,边串猪蹄筋边相互告诉打听,谁谁昨晚被老公打成了熊猫眼……这一切,混合着屠宰环节最前一道序的麻挂工那机器开动。
关上。
再开动调试提升机的轰轰隆隆声。
一齐飞向场外。
屠宰场外。
更有一番景象:
   窜来窜去的小贩们挤成一团。
见着任何一个与屠宰场有丁点儿联系的人。
就拉着,说着,撒着烟。
油腻腻的箩筐,背包或担子搁置一地;
   前来提货的小卡车,拖拉机,板板车排成一排,不时响起司机们对插队车的咒骂;而屠宰场附近的居民呢,则乐此不疲的三个一堆,五个一群的凑在一块看热闹。
随便拣点极新鲜的还散发着热气的零碎肉条。
骨头。
猪下水什么的回去。
喂猫喂狗。
当然。
也可以喂人……
   可今天怎么啦?
   ?;拼颐Τ鱿衷谕ㄏ蛲涝壮〉男∑缕律?,唰,在场所有人的眼睛,立刻都向左向右向后向前齐步----转,集中在了他身上,就像他们顶礼膜拜仰望经久的国际巨星驾到。
   要说这人啦。
也真是血肉之躯。
会思所想的高级灵长动物。
面对这众星捧月般或谗媚或讨好或深情或迷惘的眼光。
没有谁能不感到心跳。
感到高兴自得。
感到由衷的满足……更由此而让许多人感到自己天生就是个人物,忍耐不住就猖狂起来,一步步朝牢房和刑场滑去。
   ?;仆械铰愫托奶?。
   民生资源的统购统销。
缺乏及统筹安排。
居然就让食品公司一个小小的门市部头儿。
如此牵动着百姓眼睛和社会关注;
   中国,已经到了计划经济模式和大一统的行政干预市场手段被抛弃,新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靠经济规律,自动调节平衡,控制市场需求的,呼之欲出的紧要关头。
   难怪他就任后屠宰场第一次开宰时。
面对这纷至沓来的眼光。
竟一时迷惑不解。
“这是为什么?”;
   也难怪公司内外那关于门市主任的民谣。
传得琅琅上口。
如此让人心驰神往。
   穿过纷乱的眼光,?;拼颐缃苹鹜鞯耐涝壮?。
   人都在,水烧着,各就各位,但,第一环节的麻挂工却没在岗位。?;蒲酃庀蛏砦涝壮〈笞槌さ穆尥抟簧ǎ骸昂谧幽??”
   “病啦。
请了假?!?/div>
   “什么???”
   “说是肚子疼,脑袋瓜子疼,手腕疼。
周身都疼。
爬不起不来啦?!?/div>
   屠宰场三十几号人,划为屠宰组。屠宰组包括后勤小组---主要是妇女,负责宰后的猪蹄筋抽、晒和猪蹄壳;另含饲养小组,负责场地内宰前活猪的喂养。
整个屠宰组。
在门市部的管理组织结构上。
与负责市场销售的营业组。
负责生猪收购的收购组。
职能相同。
   三个组之上。
则是门市部负责财务和业务等管理的内务组。
   屠宰组长本来是三徒,三徒自动离职走后,?;凭椭付寺尥?。这厮在?;频亩崦婷?,鞍前马后顺风顺水的干了一年多,近日却像中了邪,闹着要停薪留职,出去闯荡江湖。
   没说的。
今天就是他故意安排的茬儿。
   ?;平路煌?。
随手拿起挂在墙上的工作褂往自个儿身上一笼。
扑的跳进了麻挂坝。
双手一挥。
“开工!”
   饲养员么喝起来:“猪儿啰啰,啰啰啰,吃食啰,快快走啰!”一边挥动竹条抽赶。只只甩动着短尾巴的猪们,争先恐后地挤进了长长的进猪槽。
   ?;屏嗥鸬绻?。
熟练的按下开关。
将电棍往地坝中央的一块铁板戮戮。
扑!
铁板溅起朵朵蓝花。
关了开关。
再拎起闪亮尖利的铁掛勾,抬脚一踹面前的小铁笼,敖的一声,仅能挤得下一只猪的小铁笼中,窜出只浑身淋得湿湿的猪来。
   ?;埔晦嗫?。
瞅准就是一戮。
强大的电流立刻将猪击倒。
趁它倒地喘气曲蹄挣扎时。
?;迫恿说绻?。
将铁勾勾进猪的蹄间。
一按身边的电钮。
还在挣扎喘息的猪就被钓了起来。
   被钓了起来的猪们,被滑腻腻的铁勾,顺着曲曲弯弯高高低低的铁栏杆,滑到了第二道工序,由持刀而待的放血工,进行戮喉放血。
再顺手一推。
滑到烫池去毛。
开膣取内脏。
到精打去毛桩和淋巴结……
   如此循环往复。
一条活猪就成为各有其用。
整待下锅的鲜肉了。
   ?;普庖欢?。
撅首而盼的整套生猪宰杀环节都动了起来。
喧嚷与机器的轰轰隆隆,充满了宰场。声音又传到了场外,等候着的小贩们、司机们拱动起来,叫喊声,跑步声和喇叭声,组成了一副活色鲜香,斑斓多姿的鲜活画面。
   毕竟没有常练手。
憋着一口鸟气的?;?。
头三把猛劲使过。
就渐渐感到手软脚软。
腰酸浑身乏力。
按国家收购标准。
一头活猪至少在130斤以上,围绕这座城市的各专区县,都是保证城市居民供应的产猪大县。产出的活猪有特色,条条被红苕喂得高大生猛,直奔至少180斤以上。
   常年坐在办公室指导工作的?;?。
虽时时下场杀猪。
到店卖肉。
但那也不过是隔靴骚痒,蜻蜓点水罢了。
真正摸到起。
才晓得厉害。
知道份量。
   但,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,上上下下的眼睛都在盯住自己。不好,今天的屠宰量是200头,现在,?;瞥阅痰牧ζ际钩隼戳?,也不过刚宰杀了三十几头,离完,还早呢。
   吊机愉快的唱着。
铁勾轻盈地滑动着。
发货处不断传来发货员愉悦的唱票声。
“四三二三部队。
白条肉500公斤。
团校,白条肉300公斤。
猪肝50公斤----哟。
制鞋厂,白条肉200公斤,脚油100公斤---哟,好了,走路,快一点,下一个!”
   正当?;坪莺莸囊ё抛齑?,摇摇晃晃的举起电棍,一个人跳将进来:“给我,你歇歇?!笔敲攀邪旃倚换峒?。
   谢会计边挽着衣袖裤角。
边来夺?;剖种械穆榈绻?。
?;品蚜Φ恼0妥叛燮?。
还没来得及说什么。
又一个人跳将进来。
是门市办公室收货员汪霞。
   高挑秀丽的汪霞姑娘,站在满坝子的泥水猪粪中,也边挽着衣袖裤角,边对?;扑担骸芭V魅?,够了,你快歇歇,再做下去,你人都要倒了。
你快回办公室吧。
那儿有更重要的工作需要你去处理。
你的位置在那儿!”
   一拨热浪在?;坪砹诒加?。
他哑着嗓门儿。
疲乏道:“不,不用,我,我还能坚持!”
   一只大手猛然夺过他手中的麻电棍。
一个声音大吼到。
“你们都给我出来,这是我的?!?/div>
   是罗娃!
   汪霞冷笑一声:“你不是罢工吗?什么你的我的?”谢会计激愤的啐他一口:“好意思,牛高马大的,玩小动作,耍小心眼,故意拆台,你还是不是男人?我鄙视你?!?/font>
   罗娃脸孔涨得通红。
揪住一条约200斤重的猪耳朵。
一用力将猪提了起来。
扑!
电棍击在猪耳根上。
闪起蓝色火花。
可怜的猪们连叫都没一声。
就晃动着蹄子被吊了起来……“还看什么?上!”罗娃冲着目瞪口呆瞧着他的宰工们大喝。
汪霞与谢会计,扶着?;仆肆顺隼?。
   办公室。
?;破1共豢暗姆谧雷由闲菹?。
电话响了。
他没抬头摸索着抓起蓝色的话筒。
凑到自己嘴边。
“谁呀?”
“江礼霖”
哦,是公司业务科江科长?!澳愫媒?,有事吗?”“当然有事,你怎么啦?有气无力的?!?/div>
“没什么,说吧!”“私事:给我留10斤腰柳,儿媳妇感冒啦?!?/font>
?;浦鹜防?。
想想。
“行,多久要?
自己来拿还是带过去?”
“最好今晚上要,嗯,让汪霞给我带上来?!?/div>
“好的”
   “小伙,先恕我无罪,说公事了哟,说了你不要不高兴哟?!薄扒胨?!”“实在是市场需要哇,小伙,你能不能今天再加宰50头?”
   “不能!”
累得连吼叫的力气都没有了的?;?。
淡淡回答。
“我们已到了极限?!?/div>
   “可这是王书记的意见?!?/font>
江科很为难的说。
“你看?”
   “王书记也要讲事实,明道理?!迸;埔皇种ё抛约和凡?,咕咕嘟嘟喝下一大杯冷茶,抹抹嘴巴:“公司只管批准停薪留职?我场的宰工人数一直不够,你也知道。
就这么拖着。
咬紧牙关一直拖着。
江科。
还要不要质量?
还要不要宰工们活啦?”
   “前面说的我同意,最后一句话我不赞成,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嘛。再说了,小伙,又不用你宰,是人家使力,你只管坐在办公室发号施令就是了,什么活不活的?”
   “宰工也是人?!?/font>
?;铺崞鹱詈蟮牧ζ?。
徒然吼叫起来。
“是人就有局限。
江科,公司这样鞭打快牛。
不实事求是。
不顾工人死活,早晚要出事的,我不同意!”“呯”那边厢,江科生气的扔了电话。 休息会儿,?;聘芯鹾眯┝?,软软的站起来,走到外间。
   外间。
算盘轻响。
纸页翻飞。
会计出纳收货发货与对帐等一干办公室人员都在忙碌。
?;谱叩酵粝甲雷颖?。
吩咐她道。
“小汪,你到屠宰场弄10斤腰柳,称了,给公司业务科江科拎去?!?/div>
“好的”
可?;葡胂耄骸八懔?,还是我直接去算啦,屠宰场那几爷子正有气,没准就让你下不了台。一个女孩儿家家的!”
   哗!
忙忙碌碌的内务人员,停了手中活儿。
笑成一遍。
   ?;拼笱鄣尚⊙?。
不知他们好端端的突然就笑什么?
   还是谢会计笑着戮破了迷底。
“牛主任,你也太官僚了吧?
你知道罗娃如今最怕门市的哪一个?”
?;泼H坏囊∫⊥?。
   谢会计指指仍低着头,微红着脸蛋,纤纤指儿在算盘上上下飞舞的汪霞:“她老人家!”“怕她?”?;撇恍牛骸奥尥藁崤峦粝??我不信?!?/font>
   “男追女呗!
人家罗娃。
正陷入了甜蜜的恋爱旋涡中哩。
敢不听话?
我说,小汪。
搭个车,顺便也给我弄斤吧腰。
我老婆跟我吵了嘴,这二天正打冷战哩,做做好事?!?/div>
   汪霞一个沾水盒扔了过来。
   加宰的事儿,到底让?;聘捕チ讼吕?。月底开中干会时,?;剖艿降忝?。 王书记的批评十分尖锐:“这不是双石桥门市单独的事,而是有其思想基础的。
其它门市部主任是不是这样?
我看。
大抵也差不多。
我不听你们会上光面堂皇的表态。
而是要看实际行动。
国家正在转型期间。
需要我们无条件服从和执行上级指示。
都打折扣,都喊困难,任务怎么完成?”
   王书记缓缓口气,放慢讲话速度:“当然,公司也有责任。以前,我们也是茫然从事,没有经验。结果,弄得各门市屠宰力量大大削弱。
下面工作的同志们处在第一线。
身当其冲。
我们也要反思和检讨呢?!?/div>
   会后聚餐时。
王书记特地来到?;普庖蛔?。
与年轻的各门市主任交谈。
   散餐后,王书记还在不舍的拉着?;平惶?。?;浦缓枚灾苋愕阃?,示意他先走,再联系。王书记的琇琅眼镜架,在空旷的食堂灯下,闪烁其光:“牛主任,三十了吧?”
   “上个月刚满?!?/font>
   “哦,看不出来。
不错!
干工作有股劲。
现在还写作吗?”
   “有时写写”
   “会写作好,喜怒哀乐奔来笔尖,忧国忧民发自内心,嗬嗬,年轻时我也喜欢过,不过,那时节,先忙着打小鬼子,后忙着打蒋委员长,黄金时间错过了。
人有文化。
就有自己思想。
但光有思想不行哟!
还得学会顾全大局。
放大眼光。
才能真正成为挑大梁的人才?!?/div>
   ?;迫险娴靥?,王书记的话不无道理,有勇有仁固然可贵,大气豁达则更为难得。谈话间,候科长与团支书汪云找来了。
   候科请示道。
“王书记。
那事总支决定没有?”
“什么事?”
王书记一时没反映过来。
“招人呀”
“哦,招吧,总支决定的么。
不过,现在可没有正式工了哟?!薄昂贤?,都是合同工嘛?!焙蚩瞥ばπΓ骸霸缤砦颐堑奶雇攵嫉么蚱屏??!?/div>
   汪云问。
“书记。
这次团组织外出学习的活动经费。
你签没有?”
“啊呀!
我忘啦。
事太多了
百废待举嘛?!?/div>
“又找借口?真是的,你再说什么我也不相信你了,大马虎一个?!?/div>
   “你这孩子,怎么这样与老爸说话?”“什么老爸?在家里是老爸,在公司是领导。有领导这么马虎的?”汪云撅起了嘴巴,撕着手中的文件夹。
雪白的纸片儿纷纷扬扬……

TA的其他文章
分享到 :
0 人收藏
这家伙很懒,没有签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开奖结果 www.cbo4x.cn 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8 开奖结果

返回顶部
  • “2018上影之夜”姜文等为“谢晋经典电影回顾展”揭幕 2019-03-24
  • 壮阔东方潮奋进新时代-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2019-03-20
  •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-03-19
  • 百城住宅库存10个月可清 三、四线库存创9年新低 2019-03-19
  • 人民网春季糖酒会专访同仁堂健康饮品事业部负责人金家民 2019-03-18
  • 楼市进入增加“有效供给”新时期 高端住宅或入市 2019-03-08
  • 辽宁舰舰体生锈失去战斗力?专家给出服役年限 2019-03-08
  • 全省首张“自助”营业执照在南海诞生 2019-03-04
  • 你读过的教科书没有给你讲过共产主义,所以你也不知道共产主义社会的核心内容是什么。[微笑][微笑] 2019-03-04
  • 金参考|民粹政府上台 意大利会成为欧元区下一个风险点吗? 2019-02-24
  •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2019-02-18
  • 第44届G7峰会在加拿大魁北克不欢而散,付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成一份共同性少得可怜的联合声明,本以为最起码保住西方自由世界的一些脸面。不料,文件墨迹未干,特朗普 2019-02-18
  •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——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-02-09
  • 高建民任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副局长、党组成员(图简历) 2019-02-09
  •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 后续会咋样? ——凤凰网房产济南 2019-01-26
  • 766| 898| 575| 973| 933| 410| 294| 898| 902| 597|